花老爹的5亿挖开800亿金矿!王思聪和他的电竞帝国

  2018年11月3日,王思聪组建的IG战队取得了《英雄联盟》S8全球总决赛的冠军,这是中国战队第一次取得该比赛的冠军。之后央视新闻甚至出了一组长图详解电子竞技:系统性的职业联赛、约三亿人的用户规模、近千亿元的产业规模、5.6亿美元的赛事奖金……电子竞技第一次赚足了流量和话语权。

   电竞行业的人有一个普遍共识:是王思聪挥起了大旗,发动了这场电竞行业的起义,改变了整个电竞产业。对于“富二代”王思聪而言,他终于从父辈荣光的阴影里走出来,在商业世界里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   5亿元试错基金试出“金矿”

   军人出身的王健林面对儿子时显得格外开明。

   王思聪在网络上常常“出言不逊”,横冲直撞,招惹了不少人,王健林也只是提醒他“不要骂我的朋友”,过了一阵见没用,只能继续降标准“骂可以,别指名道姓地骂”。王健林知道儿子从小接受西方教育,自由意志高,他说王思聪像一根香蕉,外黄里白。而王思聪曾经说父亲的妥协是对自己作为他生意上牺牲品的补偿。

   这种补偿心理带来的结果是,得以让王思聪选择了一条与王健林截然不同的商业赛道。

   21岁那年,父亲王健林与他达成了协议:可以让王思聪自己折腾,允许失败两次,第三次还不成功就要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。

   2009年,王思聪从父亲王健林手里拿到了第一笔“试错基金”,5亿元。同年,王思聪就以这5亿元成立了普斯投资,后来被喻为激活电竞行业的重要“水源”。

   当时的电竞在国内面临着什么境况呢?2003年,电竞被列为我国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。然而,“电子竞技”却依然被视为易于被沉迷的网络游戏,备受社会舆论非议。2004年,电竞游戏甚至被央视称为“电子海洛因”而遭到全面禁播。

   狭窄的接受度之下,规范的行业规则和商业模式也难以建立。资本不愿意进来,从业者待遇差,俱乐部接二连三地倒闭。曾经有选手描述:“那时候打比赛是没有工资的,打一个比赛必须拿到前三名才有工资,参加比赛每次都要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,有时候一站就是27个钟头,带了报纸想找个地方躺一下都不行,人太多没得躺,下车后感觉不到腿的存在。”

   酷爱游戏的王思聪看到了一切,他接受虎嗅采访时坦承自己是为了改善电竞选手的生存状况、不想看着电竞行业死去而选择了这个行业,“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,所以我就来了”。

   2011年8月,王思聪发微博表示:“强势进入,整合电竞。”此后的媒体报道中,这成为了中国电竞产业的重要转折点。

   2011年,王思聪宣布收购濒临解散的电竞俱乐部CCM,组建新的IG俱乐部。在此期间,王思聪从LGD战队中挖角了4名队员,据说一名队员的挖角费是5万元。据此前媒体报道,大部分退役的职业选手透露,在IG成立之前,电竞圈以Dota、LOL为首的职业选手的工资普遍在1500元左右,一线选手能够拿到3000元。IG的成立,无论是转会费还是选手的个人工资都在当时达到了顶峰。前IG战队LOL分部选手孙亚龙透露,“校长(王思聪)当时把我们全部喊过去,对我们说,只要夺冠一个人2万元奖金”。

   因为挖角事件,王思聪被圈内人讽刺为“王校长”,他倒毫不在意,他想做电竞领域的黄埔军校。

   组建队伍成功后,IG重点发力《星际争霸II》《DOTA》和《英雄联盟》三个游戏项目,并在2015年联合各电竞俱乐部负责人成立了与行业协会类似的ACE联盟,开始着手制定电竞行业的一系列规则,规范俱乐部行为。

   根据《体坛周报》2017年推出的中国电竞俱乐部品牌价值榜,IG俱乐部以1397万元的品牌价值赶超RNG、WE、LGD等俱乐部跃居第二。而在IG成为LPL唯一一支S赛总决赛冠军队伍后,其身价会再次水涨船高。可以说,王思聪用钱给电竞这块只有理想的荒地建起了屋顶,使职业选手们不再遭受物质上的窘迫。

   王思聪曾经表示,自己最初投入电竞行业是因为个人爱好,后来才慢慢开始布局。组建IG的同时,他的普思资本也扎进了投资江湖,而普思资本被认为是王思聪投资架构中最为重要的平台。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